【第2話】這鹹鹹的味道,是媽媽幸福的眼淚。

有幾滴水滴在我臉上,滑向我嘴角邊,我感覺那味道是鹹的,
媽媽哭著蹲下來抱著我說。
當時我不懂她為何要哭,我更不懂她說的志氣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呆呆的望著她,用我的小手輕輕擦拭她的淚水。
「媽咪~對不起,小米不乖。」
然後媽媽哭著笑了。

 

下了楠梓陸橋,我聞到一股很強烈濃郁的刺鼻味,這股味道是從右邊煉油廠飄過

來的。

小學時,曾跟舅舅來過這幾次,他的職業是開著油灌車,從楠梓煉油廠這裝填

天然氣,然後再北上運回台北。

應該要說是運瓦斯才對。

早期天然氣還不盛行,大都是使用桶裝瓦斯,由大型油灌車載運著瓦斯,從煉油廠

這分送到各地下游廠商,再由廠商將瓦斯填裝在小的瓦斯桶裡,轉賣給瓦斯行零售

販賣。

有次舅舅他把車開來這裝填瓦斯,我也好奇的跟車來到這裡,當我打開聯結車的

車門要下車時,一股臭臭的味道直沖我鼻子而來,臭到我差點暈倒從車上摔到

地面上去。

舅舅為了安撫我幼小的心靈受到重創,他跟路口的一位阿伯買了一杯龍眼蜜茶給

我喝。

那路口賣蜜茶的阿伯,那個小小停在路邊的手推車,我想,有很多人路過、經過、

上下班通勤的人都會遇見。

咦?既然叫蜜茶,那怎麼只有蜜沒有茶勒?

那是我第一次遇見蜜茶。

 

說到龍眼蜜茶,這讓我要小小提一下岡山的三寶。

大陸東北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

岡山也有三寶,羊肉、蜂蜜、豆瓣醬。

小州跟我說,岡山其實有四寶的。

我好奇的反問他,「有四寶嗎?我住在岡山我怎麼不知?」

『你阿呆唷!還有螺絲啦!』

「最好螺絲可以吃啦!」我嗆回去。

岡山是螺絲重鎮,台灣大部分生產製造的螺絲皆來至於岡山。

這個不起眼的小螺絲釘,是個小兵立大功的英雄。很多東西少了它,就組不起來,

動不了,死給你看,無法正常運作。

  03.bmp     

舅舅家在台北市木柵區。

他家離木柵動物園並不遠,用走的也可以。不急的話,散步慢慢走近1小時吧!

我記不太清楚了。

小學時,我曾坐舅舅的油灌車來到台北玩。

從舅舅家出發,沿著河堤邊走邊玩走去木柵動物園那麼一次過。

每次舅舅從台北來高雄載運瓦斯,都會撥空來岡山探望我們一家。

我們一家,只有我跟媽媽。

我非常喜歡舅舅,更喜歡他給的零用錢。媽媽不准我跟舅舅拿零用錢,但舅舅

每次都趁媽媽不注意時,偷偷把錢塞在我口袋裡。

小時後家境清寒,常流著口水看其他小朋友舔著棒棒糖,或看著他們一邊打彈珠

一邊吃著乖乖一邊用手擦著鼻涕,或拿吸管對著彈珠汽水裡吹著泡泡,發出

咕嚕咕嚕好噁心的聲音。

有次附近鄰居家新居落成,牆上鑲著一顆顆漂亮的彩色石頭,我誤以為是可以吃

的糖果,還天真的用手將一顆藍綠色的石頭把它挖了下來,含在嘴裡吃著。

有小朋友告狀,媽媽知道了這件事。

媽媽罵我說:「小米,不可以這樣做很沒禮貌。人要有志氣,人窮心不窮阿!」

她摸著我的頭說。

然後有幾滴水滴在我臉上,滑向我嘴角邊,我感覺那味道是鹹的。

媽媽哭著蹲下來抱著我說,當時我不懂她為何要哭,我更不懂她說的志氣是什麼

意思?我只是呆呆的望著她,用我的小手輕輕擦拭她的淚水。

「媽咪~對不起,小米不乖。」

然後媽媽哭著笑了。

那是我第一次遇見哭著笑。

   

在有記憶以來,就我跟媽媽兩人一起生活著,對爸爸的記憶只有相片紙上。

小時後我問媽媽,爸爸去哪裡了?

「你爸去天國了。」媽媽回答我。

「天國是在外國嗎?他在別國嗎?」我歪著頭好奇發問。

「……。」

 「那他什麼時候要回國呢?」

「……。」

媽媽總是沉默不語。

有好幾次她微動著雙唇,想要對我說些什麼,但總是話到喉頭又吞了回去。

她欲言又止。

等我長大懂事後我才知道,天國,是背後要長一雙翅膀才會飛到的地方。

要長翅膀。

 衝天跑.jpg   

雨停了,我繼續穿著雨衣騎過兩個紅綠燈,沿路上已有不少人陸續脫下了雨衣。

趕時間的我不顧別人脫雨衣的動作,繼續騎了三個紅綠燈、四個紅綠燈我終於忍

不住悶熱將雨衣脫下了。

呼呼~好熱ㄚ。

我把車停靠在路邊的一顆人行道樹下,用最快的速度將雨衣脫下,然後用力的將

它抖了抖幾下,把雨衣上的水滴抖掉。

我掀開小蝸的嘴巴,硬是逼它吞下那濕淋淋的雨衣。

這時,後方停下了一輛白粉紅色VINO機車,是一位正妹正在講手機。

我對小蝸說:「嘿!你馬子來嘍。」

然後我緩慢的將雨衣收好,再慢慢的闔上小蝸的嘴巴,此刻的我,動作如電影般

放慢速度的演著。

而且是近乎定格式的特寫鏡頭。

正妹講完電話離開了,我也發動引擎離開了,小蝸很配合的跟著它的馬子,我也

很自然的尾隨其後跟著。

那女孩穿著一件紅白兩色二件式搭配,印著塗鴉手繪夏日花朵上衣,以及黑色

腰抽繩棉質燈籠短褲,腳穿著繽紛藍海色涼鞋。她的皮膚冰肌玉骨白裡透紅,

修長的腿在黑色短褲的襯托下好漂亮。

她的背影,有著小提琴般的曲線腰,長髮隨風舞動飄逸著,我看見了跳躍的音符,

我看見了、我看見了好美的畫面。

這時紅色路號燈亮了。

紅燈了,我刻意停在她的右手邊,假裝看她旁邊的商店街。

她的側臉好迷人,有著深邃的眼睛微卷的睫毛,不大不小的鼻子尖挺著,還有微紅

的雙唇,那似乎有塗上一點桃紅色的唇蜜。

然後我發現她的臉頰上有一顆痣,就像歌手楊丞琳那樣特色的一顆痣。

忽然,後面響起了一陣喇叭聲,把我從如詩如畫的幻境中招換回神,我抬頭看那

燈號的眼睛,已從火紅的激情變成綠色的自由。

原來已經綠燈了,原來我看的出神了。

我繼續貫徹我追美女的行動,繼續騎在她的後面……。

呃!……這裡用詞感覺怪怪的。

繼續享受這每一分每一秒的心動。

ymht053.jpg    

來到民族路與明誠二路口,這裡車水馬龍的,車流量很大,尖峰時刻都會有條子

伯伯站在這裡指揮路口交通。這裡有高雄血拼(shopping)聖地「大樂量販店」,

很多高雄人,都會來此朝聖。

此時大樂的停車場裡有搭著舞台,台上有三位辣妹,穿著清涼無比的比基尼,台下

萬頭不停的鑽動著,閃光燈不停的閃爍,看來這裡正在熱情的舉辦活動。

好熱鬧阿!

才一不留神,小VINO美妹打著方向燈右轉了,我也趕緊跟著要右轉,但這裡的車

很多,我被右邊的來車給擋到無法立即右轉,就醬眼睜睜看著她離我而去。

她離我而去了。

註:就醬,就這樣所發出的連音。

一瞬間,我雀躍的心如隕石般,從十萬米的高空,瞬間跌落到地面上,摔的亂七八

糟慘不忍睹。

我感嘆世間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開。

好花真的不常開。

當我還在失落時,我看到小VINO美妹回眸看了我一眼,這……這……難道是心電

感應嗎?我興奮的心像一枚火箭,一瞬間咻的一聲,又衝到十萬米高空。

真的有心電感應嗎?

這難道是我的磁場或頻率跟她對上了嗎?還是美麗的她成為眾人的焦距已習以

為常,常常路上會有一堆蒼蠅追著一朵鮮花在跑,讓她隨時提高警覺,查看是否

有狗仔隊在跟拍她?

此刻我的心情,被這一上一下的變化,如坐雲霄飛車般衝刺著,實在太刺激了。

這樣的心情讓我的心臟多跳好幾拍。

有隻小麻雀,在我心裡登登登的狂跳。

那是我第一次遇見雀躍之心。

 

美妹要看,但交通安全也要顧阿!

唧~一長聲。

我緊急煞車,因為差點追撞前車。

我來到建國高架陸橋前,我又開始懊惱了,剛剛沒有鼓起勇氣跟小VINO美妹

搭訕,問她叫什麼名字,跟她要電話,或約她去喝杯咖啡還是看場電影什麼的,

就算我會被她白眼,就算會被她拒絕,那我也了無遺憾了。

反正我被好多女生拒絕過,今天又不是第一次。

我始終秉持著打不死的「小強」精神,再接再厲勇往直前。

「小強」是蟑螂的別稱。

每次我被女生甩了,我的把咩啦啦隊們,他們都很講義氣很夠哥們的,都會不斷

的鼓勵我,替我加油打氣,並且大聲喊著:「安啦!卡通『灌籃高手』櫻木花道

都被女生甩50次了,你才15次而已,還沒破他的記錄啦~哈哈哈哈……。」

然後他們開始抱著肚子,像烏龜一樣笑的四腳朝天翻倒在地上。

緊接著他們就會開始鳥獸散抱頭鼠竄。

因為我手裡拿著掃把在後面追殺。

我我想,掃把沒用,應該要換鐵槌去追烏龜才是。

如果可以,最好是可以像航海王的魯夫那樣,讓這幾個鳥人吃吃我華麗的橡膠

機關槍。

 W16_1024X768.jpg

民族路走到底後就沒路了,要換走光華路再轉中山路,最後看到漁港路時,阿儒

家就要到了。

他家在小港機場附近,站在他家樓頂上,可以看到飛機呼嘯而過的畫面。

阿儒說,當他心情不好時,他會站在頂樓上對著飛機狂飆髒話……。

我狐疑的看著他。

「你被空姐甩了喔?」我問。

『甩你個頭啦!』

他說,當飛機從上空飛過時,聲音會變得很大聲,你可以放肆的、盡情的將心中

不愉快的事吶喊出來,就像五月天的搖滾吶喊演唱會那樣。

不用擔心鄰居會報警處理,不用擔心有人會對你吐口水。

喊完之後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爽」。

爽!

然後一架屁股染有紅色梅花的華航空機來了。

『路子米……愛王心凌……。』

「王一儒……愛豆花妹……。」

『路子米……是大笨蛋……。』

「王一儒……是大白痴……。」

『路子米……沒穿內褲……。』

「王一儒……沒小雞雞……。」

就看見兩個白痴,跟瘋狗一樣對飛機「吹狗纍」〈台語:狗發出的長鳴聲,這裡

意指瘋狗。〉

我現在知道什麼是台語的俚語:「肖狗噴火車了。」

dsn23.jpg         

我第一次看見飛機是小學時的事。

兒時的我皮的很,很愛跟同學鄰居到處玩耍,媽媽常為此傷透腦筋,甚至是把大門

關了,我照樣都能爬牆出去玩。

只要聽見門外玩伴們的呼喚聲,我的心就像著魔似的,想盡辦法溜出去。

像著了心魔。

有次跟著孩子王騎著腳踏車,跑到隔壁彌陀鄉去玩,那是我離家最遠的一次,

對一個小學生來說,從岡山到彌陀算遠了。

在那次之後,只要有機會我都會跑去那裡看飛機。

當然是用騎的。

當我們這群小鬼走過一處產業道路時,頭上忽然驚傳轟隆隆一聲巨響,嚇的我

摀住耳朵向天空看去,然後我發現一個龐然大物正從我頭上掠過。

我興奮的伸出手來向空中揮舞著,因為它飛的很低,低到我天真的試著想用手去

碰觸它。

 那是我第一次遇見會飛的鐵鳥。

 

孩子王說,這裡有空軍的訓練基地,你看到的是教練機,那是空軍官校訓練飛行員

用的飛機。

是喔!我睜大眼睛閃耀光芒。

那我長大後也要當飛行員,我也要開飛機。

當時我興奮的邊叫邊跳著腳說,不過這個願望在我長大後落空了。飛機我沒開成,

我倒是常搞笑常搞飛機就是了。

對!我常搞飛機。

現在想起來,那份快樂、那份天真、那份感動,彷彿就發生在昨天一樣。

 

後來,我來到凱旋世貿中心附近,天空忽然又降下雨了,我嘴裡開始罵了起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晴時多雲偶陣雨嗎?

不管啦!我繼續騎車就是了。

然後過了兩個紅綠燈,三個、四個紅綠燈之後,雨勢越下越大。嘴裡碎碎唸著,

還是拉開小蝸的嘴巴把雨衣拿出來穿了。

叫小蝸吐雨衣還我。

※幸福是:你趴在桌上休息,有人為你披上一件衣服。

 


 

 

敬請參見:第3話 我看見天使般的小蜜蜂對我微笑了。

別忘了!按個好,點個讚,推個文,分享給更多的朋友喔^^

 

心靈點滴:芽米兒 請多多支持與指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芽米兒 的頭像
芽米兒

芽米兒 遇見幸福

芽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